当前位置:首页 > 人生哲理 > 正文

人生五十年

人生五十年 五十 人生 人生哲理  第1张

乘公交车回去的路上,看见一个小孩子,在母亲的怀里,哭闹不止。看他年纪,大约七八个月小,穿着身喜庆的红衣服,额头包扎着医生贴的消毒纱,哭闹了会儿,他又安静,眼泪汪汪地看看我,复又看看他人,与其说是看人,不如说是看这个存在的世界,谁下车了,他看看,谁挤过来,他也看看,以至于窗外奔流的汽车,摇摆的树木,他都得呆呆看很久,很久。他又哭闹了,小脚踢妈妈,小手朝虚空抓,如此又是一程路。

我站在他身旁,看他忽然哭了,又忽然笑了,哭哭啼啼,小脸也尽显清澈的无辜。忽然,我想到了年纪,如同爷爷八十岁之后说的话“我过一天是一天了,过了今天没明天,谁说得清呢”,眼前缓缓出现许多家乡老人家逝世前的模样,那些听说的故事,那些见过的永别,我想人生若以中国沿海地区平均八十岁寿命计算,人得哭哭闹闹前十年,痴痴傻傻最后十年,中间又得要渐渐成长十五年,渐渐衰老十五年,五十年的时间,就这样用尽了,可知人真正精神旺盛、才德明智的生命只有三十年。我转念一想,又哪里是每个人都有三十年呢?可知还有天灾人祸,种种劫难,又有多少人是中道崩殂。

如此细细计算我一生,我已二十七岁的年纪,又还有多少时间容我浪费?声色犬马,醉生梦死,人总得在最灿烂的年纪里,耗费许多时间,再加之吃喝拉撒睡,记得曾经看过的统计数据说,那又得耗尽我们三分之一的寿命,于是,苍天留给我们的,其实真正可以为梦想而努力的日子,不过十年。所谓“世事不如意,十之八九”,那么真正顺风顺水的好年岁,又还残剩了多少呢?可见是可怜的微不足道的一生。

《道德经》说:“知足常乐”,心知足了,事也如意些,待人接物,不再那么少年似的,毛毛躁躁,风风火火,渐渐学会了安稳,学会了沉淀。可是,不是也有故事说温水煮青蛙吗?人若在安稳的日子里过久了,是不是也就消磨了意志,变得浑浑噩噩,梦想与信念再度丧失,人活着,也就有些消极怠慢、混混日子。这一生也就说老就老了,回头望望,那许多年走过的路,原来除了最初有过的草野,往后是一望无际的荒漠和苍凉,谁还记得哪一粒沙子美如珍珠?

那么,只能是奋斗了,而且还是得看淡之后的从容,从容之后的安静,《大学》所谓“知止而后能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”,也许我们品茶时,品的也是否是一种云淡风轻却又坚定不移的境界呢?茶如此,人生如此,也许这才是最富有效率的方式吧。

当我下车之时,小孩子不哭了,也不笑了,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个花花绿绿又阴晴不定的世界,在生命最初因为好奇而开始追逐时,苍天给予我们鲜活的身体,智慧的心灵,而在生命最终因为劳累而逐渐沉睡时,苍天又会给予我们什么呢?是碌碌无为的羞愧,是生死无悔的淡然,亦或是遗憾而无可奈何,是功成名就、无愧青史的荣誉,其实,这最终的答案,岂非就是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?忘记了,是谁说,生命掌握在你的手中,只依稀记得,天地辽阔、坎坷艰辛,正是因为路不平了,才需要人去走,否则人生就如心电图,一帆风顺那就完了,沧海里起起伏伏,才是真的人生本色。

大道理说了那么多,想了那么久,头又疼,病了,人就不容易思考,生命总如此脆弱,西方人说“人是一根草,但人是会思考的野草”,我思故我在,我若失去了思考,如一块石头冰冰冷冷,如同那些冰冷无情的草木,还何来活着呢?病着且思考着,谁说霍金那样的人,他活着不是一种快乐呢?

人生五十年,如梦亦如幻,谁能长生不死、长胜不败,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,花开时,春光灿烂,把最好的年华留给最值得的人和事,该是足以庆幸的。

在最终的黄昏里,远眺斜阳,我微微一笑。
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